• <input id="ugayi"><u id="ugayi"></u></input>
    <menu id="ugayi"></menu><menu id="ugayi"><u id="ugayi"></u></menu>
    <nav id="ugayi"></nav>
    <menu id="ugayi"><u id="ugayi"></u></menu>
  • <menu id="ugayi"></menu>
    <input id="ugayi"></input>
  • <menu id="ugayi"><u id="ugayi"></u></menu>
    <input id="ugayi"></input>

    “車臉識別”神器,秒查涉牌違法

           “科技出擊,破案神速。

      在遼寧本溪市交警支隊,墻上懸掛的一面錦旗異常醒目。該支隊科技科副科長呂金龍告訴記者,這錦旗來自于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

      2017年8月,有報案人稱自家的車被撞了,肇事車輛逃逸。通過監控錄像只發現事發路段有一輛白色雪佛蘭轎車通過,車牌被一輛大貨車遮擋,無法看清。

      就是依靠這沒有車牌的半張車臉,呂金龍一個小時就鎖定了嫌疑車輛并聯系上了車主,為報案群眾追回數千元損失。這一切都得益于2017年3月上線的“IDA—涉牌違法實戰平臺”系統(下文簡稱IDA系統),I代表智能、D代表數據、A代表分析,是大數據在交通管理上的創新應用。

      “以前因為處理手段有限,我們接受的大多是群眾的抱怨甚至怒火?,F在群眾對我們處理的涉牌違法案件特別滿意,也大大打擊了涉牌違法者的囂張氣焰!”呂金龍自豪地說。

      涉牌違法成本低,僅靠增加警力治理杯水車薪

      呂金龍是崗勤業務出身,在來到科技科之前,他有16年的路面執勤經歷。提起以往對涉牌車輛的現場執法,呂金龍說出兩個詞:“笨”“危險”。

      怎么個“笨”法?

      由于涉牌違法的情況一般出現在無警時間,交警就需要夜間集中大干:把疑似車輛攔截下來,請駕駛員出示駕駛證、行駛證,發現問題的要打電話跟后方指揮中心核實,一去一回至少也得5分鐘,最后發現不是要查找的車輛,還得被駕駛員諷刺幾句。

      “一干干一宿,100個里面都難碰上1個假的。我算經驗多的,識別還算準,但查出之后更麻煩。當事人要么跟你說軟話、磨嘰求情,要么放狠話、嚇唬你說他上面有人。”這是呂金龍的切身體驗。

      有多“危險”?

      涉牌車輛仗著假牌在道路上胡作非為,對所有人來說都是顆定時炸彈。呂金龍的同事中有被闖卡車輛頂在車前蓋上開出好遠的,也有被拖倒軋骨折的。

      “無牌、假牌、遮擋號牌等涉牌違法成本低,不能總靠加大警力來解決。向科技要警力,我們得想出更高效的辦法。”在一次工作會議討論中,主管科技的本溪交警支隊副處長林玉棟提出新的想法。

      據統計,本溪市卡口月過車輛照片多達5000萬張,僅一天的視頻存儲容量就近30T,海量的數據里蘊藏著違法車輛的重要線索,但線索通??赡苤挥袔酌腌?,靠人工分析無異于大海撈針。

      恰逢杭州??低暪緛硗扑]新開發的以圖搜車技術,能按車輛品牌、子品牌進行搜索分析。這激發了本溪交警支隊的興趣。經過多次研討,大數據與交通管理結合打擊涉牌違法現象的思路被確定下來。從業務經驗出發,本溪交警支隊又向企業提出增加車輛年檢標數量、車內掛飾、車身劃痕、駕駛員人臉等細節特征識別的建議。

      IDA系統在2017年3月落地試點,5月方案完備,隨后實現了市區和兩縣的推廣應用。

      1秒鐘分析300余張車輛照片,盤活沉睡大數據

      “現在坐在辦公室里點幾下電腦,快的時候幾分鐘就能處理一起涉牌車輛投訴案件。”呂金龍坐在電腦前展示了一次讓套牌車現“真身”的過程。

      本溪桓仁滿族自治縣一位農民投訴自己的黑色海馬牌小汽車被套牌,違法記錄顯示違章的是輛灰色捷達轎車。呂金龍先用車牌號搜出這條違章記錄,然后把灰色捷達違章時被拍下的照片放入IDA系統中搜索,時間范圍6個月。幾分鐘后,IDA系統就得出不同時間、不同卡口攝像頭記錄下的相似車輛圖片,并按相似比由高到低排列。

      呂金龍開始依次放大圖片進行對比。當翻到第六張時,套牌車真身就出現了。“座套的顏色、掛墜、駕駛員面部特征都是一樣的,但這次他掛了另一個車牌。”呂金龍再按車牌號搜索一下,確認車牌號對應的車輛信息就是灰色捷達后,直接將違章記錄轉移到真實車牌名下。整個過程只用時十幾分鐘。

      林玉棟介紹說,IDA系統是基于交通大數據、人工智能、深度學習算法應用、大數據的信號控制及優化等技術,將公安交通監控視頻資源和卡口資源采集得到的車輛圖像信息傳送到云儲存和服務器中,再通過交通大數據服務器進行圖片二次識別、視頻云分析和人臉建模對比,完成車輛識別和車牌識別,最后將車牌信息和車輛信息進行匹配,準確判斷是否為涉牌違法車輛。簡單地說,就是“車臉識別”。

      IDA系統對車輛照片、視頻圖片的分析,1秒可達300余張??焖俚姆治鐾诰蚰芰?,把以往各卡口采集的海量照片和視頻盤活了。

      超六成涉牌違法車輛是通過IDA系統非現場執法完成的

      涉牌車輛為了逃避交警緝查,經常準備兩三個假牌。“通過一次搜索,只要是同一臺車、同一個駕駛員,換什么‘馬甲’都能給你搜出來。”呂金龍感慨,自己現在工作的成就感飆升。

      應用IDA系統后,非現場執法的形式極大地彌補了現場執法警力的不足。而且直接在網上登記違法行為,也避免了當事人在現場與交警發生沖突、阻攔執法的問題。

      “證據成立,通知就會發送至違法者的手機上,即使他不立刻處理,到了檢車的時候也得乖乖來,有的違法者來處理時說,這次真是服了。”呂金龍說。

      2017年7月,一位北京的車主稱自己從未到過本溪卻在本溪有違法記錄,向本溪交警支隊尋求幫助。經過IDA系統分析,交警鎖定了一臺白色寶馬套牌車,并對由此追溯出的之前58次違法行為一并進行處罰。

      據介紹,本溪目前共查獲涉牌違法車輛683臺,其中有410臺是通過IDA系統非現場執法完成的。“這意味著超過60%的涉牌違法車輛是通過非現場執法完成的,總體數量翻了一番還多。”林玉棟說。

      插上了大數據的翅膀,IDA系統不僅有效地解決了交通管理中查緝涉牌違法車輛的難題,還產生外溢效果。通過IDA系統破獲的事故案件有42起,刑事案件59起,36名群眾找回了遺失在出租車上的財物。

      林玉棟說,因為IDA系統為刑警提供了一些案件的重要線索,這樣的應用不僅可以在本溪市不同部門間復制,把分析的范圍擴大到全國還會產生更多的聯動效應。目前本溪已成為研發這一全國應用的試點城市。

      “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要求全面增強執政本領,其中強調要善于結合實際創造性推動工作,善于運用互聯網技術和信息化手段開展工作。這次大數據+交通管理的創新讓我們交警把握了工作主動權,減少交通違法行為的發生,更好地保障人民群眾的生命和財產安全。”本溪市公安交警支隊黨委書記、支隊長邊永新說。

      《 人民日報 》( 2018年05月07日 11 版)

    Copyright © www.cnjz365.com 重慶中科智聯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渝ICP備15004139號-4

    九九九全国免费视频